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本文內容源自雷鋒網,作者王剛。轉載時略有刪減,不代表 AWS 立場

在國際云市場,亞馬遜 AWS 一路領跑;在眼下的中國云市場,AWS 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比如營收連年增長、布局 16 個大的功能,與工業制造、手機、芯片、航空等領域的頭部廠商建立合作等等。在 re:Invent 2018 上,AWS CEO Andy Jassy 用 180 分鐘來發布新品,為這家云計算企業“重視產品和客戶”的文化做了最好的代言。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而在近日,南京 – 亞馬遜 AWS 聯合創新中心正式啟動,雷鋒網也與 AWS 中國區高層進行了新的對話,并對亞信集團、德勤中國、Infor 公司以及銷售易、GrowingIO、外勤 365 等企業進行深度調研,以進一步了解 AWS 在中國的發展面貌。


亞馬遜 AWS 全球副總裁容永康——“我不覺得云計算這個市場競爭很激烈”

對于“如何看待中國云市場競爭”問題,容永康表示,他個人并不認為云計算這個市場競爭很激烈。無論國內國外,云計算的支出總體只占企業 IT 支出的 10%,還有 90% 的市場沒有把云用起來。雷鋒網認為,這個現象的造成主要源于傳統企業將云和數據中心服務劃了等號。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亞馬遜 AWS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執行董事 容永康

“我們真正考慮的競爭有兩個,一是傳統的 IT 廠商,其主要依靠賣軟硬件的模式,對客戶來說并不劃算。這就給了每家云廠商巨大的發展空間,但關鍵看你能否提供全面服務;二是我們自身的技術和服務能否穩定可靠安全,能否滿足客戶業務發展和轉型要求。”

對于現在各大云廠商都在強調的所謂“云生態”,容永康重點強調了人才的至關重要。

“企業要轉型,沒人參與不行。這個人不僅僅指的是技術提供商,更在于自己內部員工,因為轉型不僅是成本問題,更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

言外之意是,對于企業來說,招人才、挽留人才、培養人才都是巨大的考驗。據雷鋒網了解,南京是中國服務外包基地和國家軟件出口創新基地,軟件產業是政府著力培育的第一大主導產業和支柱產業,而 AWS 這次設立的南京聯合創新中心將培養大量的技術人才資源,這也是 AWS 倡導的生態。

AWS 的計劃在哪?實際上容永康也給出了答案:亞馬遜在全球服務數百萬不同的企業,積累大量的行業經驗,在中國落地能夠很好引進這些解決方案模板。當然中國企業對此有不同的接受程度,因此 AWS 的咨詢團隊、技術團隊會和中國企業管理層坐下來看如何制定出完整的數字化轉型計劃。

“別人 30 年的成功轉型,我們希望 2-3 年完成,但不過于求快,需要兼顧很多東西。”

容永康也對成立聯合創新中心的初衷進行了闡釋。他指出,南京是一個把創新定位到很高位置的城市,政府官員非常支持技術的落地,當地企業也一直希望 AWS 能在當地對他們在技術、品牌、人才方面進行幫扶,現在 AWS 覺得是時候了,和亞信集團一拍即合。

“云先生” 田溯寧——云 + 5G 將成產業互聯網基礎 就像 3G/4G 奠定移動互聯網基礎

在業內,亞信集團董事長、寬帶資本董事長田溯寧有個綽號“云先生”。起源于他很早提出要擁抱大數據時代,所創建的寬帶資本專注 TMT 領域,重點投資云計算和大數據領域。他與好友建立了云基地,“云先生”由此得名。其實從 2014 年丁磊第一次攢烏鎮飯局開始,田溯寧就是那個不曾缺席的座上賓。商界地位可見一斑。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亞信集團董事長、寬帶資本董事長 田溯寧

田溯寧直言不諱,亞信和 AWS 的合作加在一起有 6 年了。從 AWS 開始布道“何為云”到現在云計算成為全球大趨勢,想法逐漸成為現實,亞信與其合作是一個愉快的過程。

“現在,所有的軟件都要走向 PaaS 化、SaaS 化(亞信比較擅長的地方),但 IaaS 是 AWS 擅長的,聯合創新中心的合作是亞信和 AWS 六年合作的延伸,也是未來我們云生態系統建立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田溯寧把建設云生態或把 AWS 落地中國這件事賦予了探索的性質。從在西北戈壁灘上利用光能、太陽能、風能、天然氣、水、煤等能源把數據中心建起來,到現在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等公司也紛紛在當地打造數據中心,既給中衛帶去了稅收,也給中國的云計算帶來了新的中心。

和容永康一樣,田溯寧深覺企業上云不光是一種生產方式的變化,更多是人的觀念的變化,所以人才的培養還是非常之重要。

“技術變革的一種大的方向,就像從主機走到 PC、從 PC 走上云,是成本不斷下降、讓人們用得越來越好的過程。過去 20 年,我們每個人信息化了。但是你到企業里一看,所謂的‘企業信息化’實際上還有很大的距離。中國離全球的距離還是蠻遠的。”

早在 6 年前,田溯寧就提出產業互聯網,而現在云計算成為社會數字化的底盤,不僅體現在運營成本更有效率,更在于 5G 的到來能夠和云計算結合,企業要想有自己的“大腦”,就必須找到云原生的方法,把數據積累下來。云+ 5G 將成為產業互聯網的基礎(就像 3G/4G 奠定移動互聯網基礎一樣),中國數字化要想縮短和全球的差距,這是必經之路。

德勤中國云服務主管合伙人劉俊龍——中國云計算前進的 3 個動因及 3 個阻力

劉俊龍是德勤大中華區云服務業務線的主管合伙人,雷鋒網采訪到他,也是源于德勤中國與 AWS 中國在 2018 年達成戰略合作的契機。德勤是全球知名的專業服務公司,為客戶提供審計、稅務、管理咨詢等服務,于 1917 年在上海設立辦事處,德勤品牌由此進入中國。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德勤中國云服務主管合伙人 劉俊龍

據劉俊龍介紹,德勤在過去一年當中向 AWS 委派了 300 個顧問,已經拿到超過 60 個 AWS 的專業資質證書。德勤與 AWS 一起為 20-30 家大型企業提供數字化轉型和云計算的落地服務。除此之外,還共同舉辦了幾十場的培訓與交流活動,雙方在市場、資源、技術等層面有非常多的合作。

他在采訪中重點談到了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的 3 大驅動力:

壓力傳遞。中國整體的數字化轉型壓力傳遞非常快。最初在電商層,之后是線下零售商,現在轉型焦慮已經傳導到產業鏈后端,各行業都有波及。

政府的推動。不僅沿海地區進入了轉型階段,經濟欠發達的內陸城市也開始行動起來,這說明政策推動起到一定作用。現在各省市政府報告都將中國智能制造、工業 4.0、人工智能、云計算等列為熱詞,對產業界觸動非常大。

企業家視野的拓寬。企業家們外部有政府支持,也面臨著對手崛起不轉型就會落后的焦慮。這其實是一件好事,證明企業家們在思考,尋求轉型的解決方案。

據雷鋒網了解,目前德勤已推出 “Deloitte Digital” 數字化品牌,還推出“小勤人”系列的機器人產品,并與 AWS 合作推出德勤云服務。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按照劉俊龍的判斷,2019-2020 是中國云市場指數級爆發的年份,因為大型企業和傳統企業都開始逐漸意識到云的重要性,云市場玩家正在迎來興奮點。

此外他補充談到了中國云計算目前發展的阻力:

數據放在云上就像錢放在銀行,這個觀念沒有被接受

安全的確是上云第一考慮,即使銀行也會遇到被盜的情況,但是我們對于云安全的容忍度幾乎為零,這實際上是云服務的推行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的阻力因素。

企業普遍把上云作為降低 IT 成本的手段

這個后果是企業無法將云的真正價值發揮出來,沒有用云來做業務的轉型和拓展,而只是將服務器換了個位置。

企業 IT 部門領導和員工都面臨巨大壓力

上云意味著精簡運維等人員,員工擔心工作不保。實際上企業需要對員工進行培養,上云后會產生一定量的延伸工作,通過培訓提升原有員工的相關技能,幫助員工可以勝任新的工作內容,而不是給員工造成職業危機。

“其實目前中國在云環境下的整體人才資源不足,這也是一個非常大的阻礙。過去幾年,中國最頂尖的云的人才都集中在了 AWS 這樣的云服務廠商。而傳統企業的薪酬水平和整個企業的機制,很難把人才吸引到自己的平臺來,企業上云又絕不僅僅是 AWS 或者德勤這樣外部服務商的事,更是企業需要從自身戰略規劃、理念與定位、人才培養等多維度來進行考慮的事。”

Infor 大中國區商業咨詢總監鹿崇——“云的應用是銳不可當,但要關注行業套件”

鹿崇在 SaaS 領域有著超過 20 年的實戰經驗,加入 Infor 公司已經 16 年,曾畢業于清華大學管理信息系統(MIS)專業,并有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UBC)學習和進修的經歷。Infor 目前在全球 170 個國家有近 17,300 名員工,軟件面向制造、分銷、公共部門、零售、醫療等行業,垂直行業解決方案居全球領先地位。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Infor 大中國區商業咨詢總監 鹿崇

在傳統 ERP 市場發展過程中,客戶對云平臺的需求隨著環境的發展在擴張,Infor 加強研發出 40 款 SaaS 解決方案,其中包括深耕細分行業的 10 多款云套件產品。鹿崇介紹,通過對不斷增長的客戶群需求的預測,Infor 團隊意識到,產品的研發和應用環境,將要面臨負載不可預測性及快速滿足客戶需求擴展的重大挑戰。因為 AWS 處于云平臺行業領先地位,Infor 選擇運用 AWS 平臺來部署云套件產品。

“從云服務方面,我們全球都是在用 AWS 云服務,或可稱為 All In,我們全球的應用都是部署在這上面。云應用是銳不可當的趨勢。但要真正實現,最重要的還是端到端的發展,而不是簡單的一個應用放到云上面。比如行業套件,實現端到端的核心應用,體驗也放在云上。再就是相關技術在云上實現,IoT、AI、大數據分析等。”

采訪中,鹿崇介紹到,在中國,目前 Infor 擁有一批典型的行業客戶案例,比如汽車行業中的廣汽乘用車、江淮、東風裝備,高科技電子行業中的格力、華為、OPPO 等。隨著云平臺在中國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包括眾多 Infor 客戶對云平臺有了新的認識,也希望或有計劃的將相關應用遷移到云平上。基于此,Infor 與 AWS 將有廣泛的合作空間,關系將愈加穩固。

3 家 SaaS 公司訪談——選擇云計算廠商合作,最看重什么?

雷鋒網分別對話了外勤 365 技術總監李曉宇、銷售易聯合創始人&首席運營官鄧翔,以及GrowingIO 聯合創始人吳繼業。

銷售易聯合創始人&首席運營官鄧翔指出,銷售易是在 2014 年遷移到 AWS 上的,到現在沒有過穩定性的困擾。此外在 PaaS 層,AWS 能提供數據庫、虛擬化、彈性計算等服務增加 SaaS 效率。以前 CRM 軟件沒有移動設備無法和客戶保持實時溝通,現在技術跟上了,移動應用也有了,雙方合作自然將更緊密。他們選擇 AWS 看重的就是其穩定和安全的特性。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銷售易聯合創始人&首席運營官鄧翔

“小客戶上云最好的方式是通過 SaaS,因為大企業之前私有云技術挺完善的。中小公司上云基本在 2-3 年內完成,而大廠商則需要量變的時間,越核心的內部系統上云越慢,也越復雜。”

外勤 365 技術總監李曉宇講了他們選擇云廠商的標準。外勤 365 做的是 2B 的 SaaS,實際上是 B 端企業的生產環境。對于生產環境而言,穩定性是第一位,一旦出現問題工作無法展開。其次是擴展性,除了 IaaS,還能提供 PaaS,因為外勤 365 更傾向于做上層應用。最后是對技術的信心。AWS 國際知名,做云計算時間最久、占有率最高,選擇和 AWS 合作非常放心。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外勤 365 技術總監 李曉宇

李曉宇重點談到 SaaS 中知識共享的重要性:

“SaaS 平臺是很多家企業一起用的,提需求是很多的,共性的需求我們會去抽象和提煉,賦予 SaaS 更完善的功能,如果讓企業自己去想,不僅耗時耗錢,效果也不一定更好。目前這個模式還是比較被認可的。”

GrowingIO 聯合創始人吳繼業則指出,GrowingIO 本身做的是用戶行為數據,會有大量的數據需要存儲在 AWS 云端,數據安全是第一看重的。除此之外還有穩定性和快。快的表現之一就是 GrowingIO 擁有比之前更強的彈性擴展能力,比如簽約了快手、陌陌等大客戶,數據量一下子涌上來也可以撐得住。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GrowingIO 聯合創始人吳繼業

“企業發展有周期,有主航道也應該有增長第二曲線。因此在探索新業務時,需要有快速迭代的環境去試錯,全力聚焦在業務本身而不是基礎架構。公有云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案。”

媒體總結

整體而言,目前中國 SaaS 發展呈現令人樂觀的狀態,越來越多傳統企業接受了云計算的模式。現有的 SaaS 廠商從軟件開始,沉淀業務模型后,也會逐漸壯大并產生一批行業 PaaS,未來 3-5 年,云計算將整體走入新的階段。

在這樣的場合,通過采訪調研的方式,雖然不能極為全面的反映 AWS 在中國的發展實況,但基本能看到的是:

第一,整個市場愈加開放,傳統企業上云速度在加快,在對合作伙伴選擇上,以技術和服務為導向成為趨勢;

第二,上云不再是一個“交鑰匙”的過程,而是解決眼前問題、著眼未來發展瓶頸的一個重要舉動,云的價值更多的在云之上。這也符合 AWS 一直以來的定位。

云計算不再是一把獵槍,找到獵物就收場

云計算會成為鋤頭,細細耕耘出多樣的果實

中國的產業互聯網時代

云計算必定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原文始發于:媒體對話容永康、田溯寧:AWS 如何在中國云計算市場掀起風暴?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时时彩后二稳赚 网盘